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uedbet官网

时间:2019-12-14 19:00:45 作者:贵州快3 浏览量:85234

uedbet官网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下图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如下图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图

uedbet官网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uedbet官网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1.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2.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3.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4.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uedbet官网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ost娱乐骗局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申博体育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

pt老虎机大奖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大佬娱乐网站22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AG贵宾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相关资讯
188体育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

威尼斯人官网

前几天把《盼望神学》的导论【盼望之默想】重读了一遍。对莫爷爷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要称他为爷爷,不是要装熟攀关系,乃是要给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认莫爷爷写作当年跟我的时空环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个「当代」神学家、哪怕他的书如今读来,仍然掷地有声、振聋发瞶。

莫爷爷的写作时空是 50 多年前的欧洲。终末论(eschatology,即关于世界末日的教义)对当时欧洲的基督教而言,无异乾瘦贫乏的枯枝,似落未落地黏附在主要教义的树干上,与基督的复活、高升、掌权基本上失去联结。

这在华人基督教圈是极难想像的。华人的基督教大多源自18-19 世纪欧美的「大复兴」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热心热血的宣教运动;宣教士对末世审判和天堂地狱的强调,使得华人基督徒的信仰和终末论直接相连——信耶稣,就是为了得永生;永生就是不受地狱永火之刑,在天堂和上帝及圣徒们同在。同时,宣教士带来了医疗和教育,使得基督教先进、文明、博爱的品牌形象深植人心,信徒不但视基督教为通往天堂的唯一门道,还视其为拯救腐败社会的最佳解方。

持有这样思想的亚洲信徒们,自然无法体会处于基督教环境千百年的欧陆信徒们,对基督宗教的失望和冷感。为什麽同样信基督的国家可以彼此争战不休?为什麽在人人从小受洗的社会,仍然充斥著不公不义?为什麽以爱为名的教会,可以支持希特勒这样的杀人魔?这是亚洲信徒不会问的问题。在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既位于整个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中心,又是全世界最进步强盛的国家之一,中产阶级承袭著来自上个世纪黑格尔的德意志观念论,主张上帝乃一个会自我实现和进化的「世界之灵」,带著整个世界不断进步,至终成就自身的完满。这种对国家、对世界、乃至对人性的乐观,被两次大战给粉碎了。同时,百年以来所积累、对基督教国家以及对基督教会失望的情绪,形成了存在主义,试图以一种与教会疏离的方式来诠释圣经、找寻人存在的意义。另外,更有马克思主义和来自北美的神死神学,以一种彻底反叛上帝的思想,渴望由人类自己来建立属于人类自己的乌托邦。

莫爷爷的思想就是在这种诡谲複杂的社会氛围中酝酿而生:到底,我们可以盼望什麽?

我的心随着莫爷爷的论述起伏悸动,心跳差点没停拍:原来,盼望从头到尾都不简单!莫特曼的盼望深深联结于人类历史的意义,绝不是一句「我要正向思考、我要向前看」就能说得完!

作者简介:Austin 黄亮维1985 年生,成长于台湾,目前为执业医师。医学是他的专长,神学是他的兴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读圣经,更要聆听历代贤哲的声音。

文章原载自作者脸书,后刊登于信仰百川www.faith100.org。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于信仰百川,不拥有版权。

....

热门资讯